浅谈张志民教授的诗词艺术风格


2015-01-16 23:57:06  王贵才  所属诗集  阅读7930

1100个   

张志民教授,男,1944年生于武安市矿山镇蕙兰村。1969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。1985—1986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进修。一直在邯郸学院中文系任教。2006年退休。主要著作有{杜甫诗全译}{唐诗三百首赏析}(与韩成武合著)、(诗囚居自吟集)(个人诗词集)等。现在71岁,宝刀不老,爱好书法,善咏诗词。受张教授委托,我从去年秋天开始到现在,陆续在论坛上发表了张教授107首诗词。反响很大,诗友都有评价。下面我从以下几方面谈谈张教授诗词的艺术风格。
一、 诗囚名字的由来。

学“诗奴”而意美,作“诗囚”则情深。推敲辞渐雅,磨练境弥新。历史上唐代诗人贾岛被称为“诗奴”,孟郊被称为“诗囚”。两位都是苦吟诗人,一生被诗所吸引,所痴迷,醉心吟诗。现在属于新社会,和平盛世,环境的变化,反映在张教授的诗词中,或怀古,或歌今,或登山,或望海,豪情激荡,任意挥洒。张教授被诗所囚居,故自称“诗囚”,诗集就以(诗囚居自吟集)命名。
二、诗词风格雄浑婉约兼具,清新绮丽并存。意象是心与物的高度融合,反映客观寓主观的审美情趣。“写气图貌,既随物以婉转;属采附声,亦与心而徘徊。”{刘勰(文心雕龙?物色)}。意象或雄浑壮美,或婉约清新,二者兼具。
意象雄浑壮美的诗句:崇山、长河、雄关、大漠、草原、农村、故乡等。“碍天舒羽翼,摇首出尘埃”写泰山,“霞曳霓虹带,云裁缟素衣。”写华山,“润物时时雨,朝阳处处红。”写庐山,“云山翻碧海,松色溢长天。”写黄山;“百川翻鄂楚,九派叠风骚。”写长江;“涛声铸山岛,水影湿衣衫。”写大海;“界天碍秦月,缩地走燕嵩。”写长城;“天低云长草,月涌浪淘沙。”写草原。“犁田翻晓月,割麦笼骄阳。”写农村;“甲午情怀奔万马,建安风骨舞群龙”写故乡。若此很多。笔力遒劲,气势雄伟,充满活力,有李白之风。此类诗贾岛所未有,孟郊也罕见。

下面先看一首绝句(登将军岭):

地远天长独此间,英雄魂魄抱山眠。

将军岭上松千树,绿到白云红日边。

此绝句获华夏诗词优秀奖。是国内最具权威性的奖项,代表了张教授诗词水平。此诗气韵充盈,张力十足。大巧若拙,匠心独运。’独”” 抱” “绿”动词形象,传神到位。象征味浓,化虚为实。将英雄魂魄化成千棵松树。结句“绿、白、红”色彩鲜明,交相辉映,韵味无穷。

意象婉约清新的诗句:“风清荷解语,池碧水融山。”“时见鱼翔树,旋逢鹿饮天。”写承德避暑山庄,“晓负万钧月,暮挑千仞烟。”写山上民工,“摘回一颗相思籽,埋入心田一角红”写相思树,“碑石虽无字,依稀亦有声”写无字碑,“天下同今日,江山异惜时。”写华清池。“铜驼上林泣,故国黍离悲。”写圆明园,“迎风学筛月,傍户欲遮阳。”写院中小树,“易主巢居一抹霞,风涂柳色到窗纱。”写故人宅,“无言荷出水,带韵柳摇烟。”写春景,“歌哭同秦地,漂流共蜀云。”写杜甫。“竹影题墙流墨韵,梅枝蘸月写诗魂。”写书斋。还有很多,不再赘述。都表现在月光、柳色、锦瑟、斜阳、小荷等等。这些意象表现了教授或委婉、或沉郁、或悲壮的艺术风格。受杜甫诗影响较深。
下面以一首(游北京玉渊潭公园)为例说明。
玉渊潭水漾微澜,暮色朦胧碧水端。
出水小荷轻似梦,在怀明月味如兰。
霓虹生晕开花面,曲径迎人曳锦纨。
思绪不随流水去,至今依旧绕桥栏。
碧水微澜,月色朦胧,小荷入梦,兰花怀月。霓虹灯影,使人如痴如幻,渐入温馨的意境。有李商隐、李清照之情怀。婉约情深,流连忘返。
三、语言风格法古而有力,创新而味浓。文雅而去俗,调高而不媚。作诗须有雅俗之辨。要力避俗意俗句俗词。在诗词创作中“俗”是相对而言的,但与大众口语基本属于同一内涵。中国传统文学最重要之审美特征为“雅”或曰“雅正”,其与俗恰恰相反。刘勰曰:“雅俗异势”。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“大抵作诗,古文,皆亟须先辨雅俗”。古代没有语法这个概念,甚至没有标点符号。古代语序和现代也不一样。张教授深谙旧体诗词的艺术规律。对其中的章法、句法、字法以及声律、对仗等了然于胸,用起来得心应手。比如在句法的运用上尽量避免现代汉语主-谓-宾结构,而大量采用词序倒置、关系语、省略句、名词语等。词序倒置如“破壁龙飞去,长空自可翔。”(参观西安碑林),按照现代汉语这样写“龙破壁飞去,自可翔长空。”这样造句,妇孺皆知,但旧体诗味道没有了。其余如“送食牵归妇,尝鲜任舅翁。”(答外甥)“长流同学泪,不返故人魂。”(悼诗)“物化齐鲁界,地大圣贤篇。”(赴蓬莱途中)“香传千树雪,笑溅万枝花。”(参观魏县梨园)等等,均以词序倒置之法写之,一则平仄和谐,二则避免了诗句平滑。现代很多人作品,没有旧体诗味,有的也合平仄,几乎成了顺口溜。一个重要原因不懂古代语法和现代语法的不同和差异。说到底,读古诗少,不具备这方面的修养。

关系语也是古代诗歌的特点之一。张教授诗中经常出现这种关系语,比如“诗追少陵后,书法友军前。”(题庭院)其中“诗、书”两字是关系语,在这里做状语,而不是主语。意思是说作者在写诗方面紧追杜少陵于后,写字方面效法王羲之于前。关系语的使用,也是造成旧体诗词韵味的必要条件,王力先生的(汉语诗律学)有专门论述。蒋绍愚先生的(唐诗语言研究)也有专门论述。

语言节奏古代和现代也不相同。张教授也注意了这个问题。一般来说,韵律节奏和意义节是一致的。五言句为“2—2—1”, 七言句“2--2—2—1”。古人根据表意的需要,常常在一首诗中打破两种节奏的一致性,出现了“2—1—2”、 “1—1—3” “3—2”、 “1—4” 、“4—1”以及“1—6”、 “2—5”、 “3—4” 、“5—2” 、“6—1”等句式。这样既能表意,也显得诗句奇崛不群。这也是造成旧体诗韵味原因之一。在张教授作品中常见。如“无言荷出水,带韵柳摇烟。”属于“3—2” 句式;“霞曳霓虹带,云裁缟素衣。”属于“1—1—3” 句式;“年华春色风飘梦,诗苑秋光月涨红” 属于“4—3” 句式;“一朵花红赵苑春”属于“4—3” 句式;“鹰被夕阳红渐远” 属于“5—2” 句式.等等,不再一一举例。这样写诗,既增加了诗词味道,也避免了句式重复与单调。

名词语就是用一组名词或名词性词组组成诗句,而没有动词。全句只提供若干并列语言符号,让作者进行艺术联想。这样造句,诗句高度凝练,艺术空间相当广阔,调动读者想象力和创造力。张教授这样的诗句很多。“杨柳春风明月夜,菊松秋水碧云天。”“紫极苍生少陵泪,美人香草屈原心。”“园中桃李花千树,书里春秋笔一枝。”“大道三杯酒,人生一卷诗”等等。不再举例。

对仗是格律诗的关键所在。张教授对此可谓精熟。工对、宽对、借对、当句对、流水对等运用成熟。这里我们重点谈流水对。它起源于唐初,成熟于杜甫。在流动中追求整齐美,上下联衔接,属于一种高级对仗艺术。如“才逐金乌去,旋见玉兔来。(泰山极顶),写日月轮回,游人往来;“只缘天地阔,才见水云平。”前后句为因果关系;“才迎青帝至,便有燕儿来。”(燕子入屋)前后两句为顺承关系。此外还有“已将一生意,化作百年春。”、“何期文伯归长夜,致使杏坛倾巨材”等属于流水对。以上为复句流水对。单句流水对更难,张教授也能运用自如。“窃欣孤痩竹,幸友岁寒松”此句中,“孤痩竹”对“岁寒松”是句内流水对。把自己比喻成痩竹,朋友比喻成寒松。没有深思是写不出的。

在字词推敲上,学习贾岛,杜甫等古人。“为人性僻耽佳句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”意志坚强,冥思苦想。真是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。很有古人之风。自喻“诗囚”,也确实如此。“汗珠淌烈日,铁面逼高山” “淌、逼”二字把民工的神态刻画出来了。“一树松涛奔渤海,六朝日色冷山东”写松树;“把笔乾坤大,敲诗日月明”“驰马动边塞,挥鞭牧彩霞”等等。这些句子,想象丰富,令人读后难忘,耳目一新。

总之,张教授诗词艺术水平很高。由于自己才术尚浅,不能全面深刻挖掘,只是简单谈了自己的几点感受。不对之处,请大家拍砖雅正为盼。

浅谈张志民教授的诗词艺术风格




推荐语 诗海独行:推荐学习




(诗词在线提示: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,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)


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。  



评论请先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