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凤凰文学》第50期:吴玉宛《游商丘日月湖随笔》


2019-04-12 20:39:56  张光国  所属诗集  阅读127 】

00个   

《金凤凰文学》总第50期:吴玉宛《游商丘日月湖随笔》 游商丘日月湖随笔 〇吴玉宛   冬意尚浅,微风不寒。于这个陌生的城市,我是多么有幸可以加人绿枫诗社,和社友们结下一段缘,有这样一段美丽的际遇。上周六,诗社举行过浓情蜜意的见面会后,我们便在下午与几个社友一同前赴心中向往已久的商丘日月湖。   这是我初次造访日月湖。没有携带匆匆的行色,没有怀揣落寞的心绪。我来,一身轻盈,不似远客赴景,不为移情咏叹,仅是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,来一场冬的旅行。   诗友们到齐后,我们闲庭信步了一会儿,最后决定在一块草坪上,围着零食摊席地而坐,,开始享用美食。而我因为晕车倍感不适,只能看着一堆零食,心生悸动,望眼欲穿。   因为正值冬夫,草坪并不是绿茵如玉,甚至有一种毛刺刺的感觉,也无法轻嗅一丝因花起舞的清香,却可以倾听微风轻吻落叶的声音,感受阳光滑落指尖的温暖。 片刻后,有人提议,按照报数的规则,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,社友们一致表示赞成。社友们的问题千奇百怪,大冒险的要求也让人忍俊不禁。后来我们又玩起了编故事的游戏,我发现社友们脑洞大开的时候,着实有趣。思维峰回路转,个个堪称奇葩。   我是个野性子的人。看过周遭欢笑畅言的热闹,终究还是忍不住想离队四处走走。我起身向社友们打个招呼,便踱步而去。而他们也不以为意,只简单交代了句:记得回来。我想,可能这就是喜好文学之人的共性,他们会给彼此足够的自由却也不乏关心。冥冥之中,似有一种无可言说也不必言说的默契悄然而生。   日月湖每隔一段距离,就设有一个音乐播放器。与社友们辞别后的我,在音乐声中悠然而行,不问方向,也没有目的地,只要看到喜欢的,就会欢快地奔过去。我走过了烟雨桥的石板路,漫过曲波亭的白雕栏。我在亭下伫立,思索着这里是否也发生过一幕幕撑着油纸伞的青荷爱情?是否也徘徊过无数个怅然失意的背影?或许有,或许没有,只是时光流逝,我们无处追寻。   阳光照射下的湖水,总让人生出一句:湖光轻起尽琉璃的咏叹。但是,老实说,这里的湖,并不及我家乡的湖美。我的家乡在信阳,那里山温水软,有北国江南之称。那里的湖,绿波无尘,澄碧明丽,更具诗情画意。而这里的日月湖,倘若没有阳光的照射,便只剩下一片苍茫的白,有点寂然,有点沉闷,有点肃穆。但它透着一种岁月沉淀后的冷静与漠然。如果我家乡的湖是一位纯情少女,那这里的日月湖,就是一位沉着的老者,各具其韵。   时光流逝,夜幕降临。   绕过细细弯弯的桥,走过曲曲折折的路,又回到了起点,   同老师社友合完影后,我们开始商量返校的事情。这边的车不好搭,我们便在冷风中等待着。其实,我十分想步行返校。二十里的距离,似乎远了些,却也不是难事。想起儿时也曾与三三两两的朋友相约远行,一路纵歌,也曾走过这样远的距离,途中欢笑冲淡了疲倦。……人,总是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回想往事时,岁月,才那么有味道。   或许,这也是人们为何总道‘人间有味是清欢’的缘故吧。时光一点一点的流逝,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。回首这十八年的岁月,似乎每天都重复式地生活。每日晨起,每夜晚睡。一日三餐,上学放学,写写作业看看书,帮助父母种种田,做做家务,处理处理似乎总也处理不完的琐事,一年四季,皆是如此。悲欢起落,也无太大波澜。偶尔回想,也总觉索然无味,死水一般。   然而今曰,我突然明白了许多。即使是那些身处云端,受世人仰慕的人,或许也会叹道‘日子如此无聊’。因为对他们来说日子也是重复式地生活。每日晨起,每夜晚睡。一曰三餐,上班下班,开会散会,研究分析,处理着总也处理不完的事务,探索着永无终点的道路。他们可能也会忽一日信感疲倦,觉得时光乏味,却不会有太多嗟嘘感叹。有人可能会说,他们从事的事情是极其有意义的不同寻常的,即使是重复式的也不会觉得乏味。   然而,这世间惊天动地,轰轰烈烈的岁月是极少的。即使是所谓的轰轰烈烈的人生,也是重复式的。大多数人的岁月都是简单平常的,然而,简单平常的岁月未必不可称之为夏花般绚烂,未必不可谓精彩,未必没有味道。其实,生活处处有风景,只是我们步覆匆匆,忽略太多,岁月点谪皆诗意,只是我们习惯了麻木,无从感知罢了。我们的心灵不必细腻敏感到像白落梅那样‘为一朵花而低眉,为一片云而驻足,为一滴雨而感动,也不必像道僧那样,观万物,有禅性,品事事,见洞天。但我们可以让心变得柔软一些,从一个微笑里感到暖意,为一次小胜利感到欣喜。珍惜每一次相遇,牢记每一次感动。那么每天都是有咪道的,我们不会在活在当下时信感乏味沉寂,在日后回想时伤感地念着‘当时只道是寻常’的诗句。   居亍寻常日,品味寻常事。这,才最有韵味。   一次曰月湖之行,让我千思百绪。我在想,下一次,我们又将涉足何处?在那里,我又将沉于怎样的心境……只是,蓦然执起尘封多年的笔,有些凄然,暗觉文笔不如当年。但,这有什么关系呢?执笔,只是为了记下某一瞬生出的那觉得应该写点什么的感触罢了。 【作家简介】吴玉宛,女,现就读于河南商丘师范学院。 〓信息动态〓 第三届中国草原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 中国草原诗派、中国草原诗社,成立于2014年8月1日,系中国诗歌会旗下诗歌流派、社团,成员主要为参加世界诗人协会、中国诗歌会、中国诗人协会主办的草原诗歌文学艺术现场活动的优秀诗人,拥有诗歌杂志《敕勒歌》,微信公众号:敕勒歌杂志chilegezazhi,举办一年一度的中国草原诗会,组织中国草原诗歌奖、中国草原诗人奖、中国草原朗诵诗人奖评选和中国草原诗歌大赛,组织草原采风等系列活动,着力以草原题材为突破口和创作特色,挖掘一批优秀的草原诗,推介一批优秀的草原诗人,进一步推动诗歌的繁荣与发展,增进诗人之间的联谊与交流。   近年来,我们已在草原成功举办四次主要的现场活动:第二届中国诗人峰会暨中国诗人采风行——走进内蒙古系列活动(2014年8月1日至4日,内蒙古呼和浩特、包头、鄂尔多斯),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——再聚内蒙古系列活动(2016年7月29日至8月1日,内蒙古呼和浩特、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和前旗、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),首届中国敕勒歌草原诗会(2017年8月4日至7日,内蒙古呼和浩特、希拉穆仁大草原和库布其沙漠银肯响沙湾),第二届中国草原诗会暨诗意的行走——呼伦贝尔草原系列活动(2018年8月6日至10日,内蒙古呼伦贝尔)。   第三届中国草原诗会暨带着文艺去旅行——大美内蒙古系列活动,将于2019年8月上旬在内蒙古举办,将邀请相关评选复评通过者参加,与诗友相聚、重逢,到呼和浩特召开第三届中国草原诗人论坛,举办第二届中国敕勒歌文艺联欢会:放歌青城,组织参加诗意的行走俱乐部第十一期诗意的行走——从乌拉特草原到银肯响沙湾,赴乌拉特草原、成吉思汗陵、库布其沙漠银肯响沙湾等处采风,举办第六届大唐诗歌节:放歌乌拉特大草原,与大美内蒙古进行又一次诗意约会!   第三届中国草原诗歌大赛正在征稿中,欢迎广大诗友踊跃投稿!   奖项奖励:设金奖、银奖、铜奖,颁授获奖证书,获奖作品编入杂志《敕勒歌》进行推介,在活动现场赠阅样刊,颁发证书、金属奖杯,未到现场者,在现场活动结束之后组织快递。   评选机制:初评→复评(网上公布复评通过名单,复评通过者有获得铜奖资格)→终评(由主办方公布结果并颁奖)。   特别提醒:限投含草原意象的诗歌1首,限30行以内,不分行者每篇限150字以内;题材、诗型不限,风格不拘,要有诗味、有内涵、意境美、语言美、韵律美、简练、有佳句、有技巧;稿末需附200字内个人简介、通联地址、邮编和手机、微信。   截稿日期:2019年6月21日。   投稿方向:chilegezazhi@163.com。 中国诗歌会 2019年1月23日 〓〓〓   金凤凰文学社、《金凤凰文学》,与你一起在文学天空飞翔!   2008年1月3日,我们成功创办《凤凰》电子文学杂志,后更名为《金凤凰文学》,在推出纸质杂志(大十六开本,封皮用铜板纸双面彩色印刷、覆膜,内文黑白印刷)的同时,常态化地推出电子杂志、微刊,大力展示文学名篇佳作,大力推介优秀作家诗人。   金凤凰文学社公众号:   JinFengHuangWenXue。   《金凤凰文学》投稿及会员和签约作家、诗人申请方向:   GPL2008@163.com。
《金凤凰文学》第50期:吴玉宛《游商丘日月湖随笔》




《金凤凰文学》 吴玉宛 《游商丘日月湖随笔》


(诗词在线提示: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,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)


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。  


  •   鉴赏、评论:

评论请先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