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一点,再晚一点(掌心微笑·十三)


2016-03-04 09:46:29  焦红鹰  所属诗集  阅读1043 】

50个   

1点59分,微笑发来一个信息: 你好哥哥,是小小宝贝和我闹着玩,把手机给我放起来了,让陪她聊天。还好,她终于睡着了……也许此时你已在梦里,但不许再做梦哭醒啊,要张大嘴巴笑醒。 5点多醒来,我收看了来信。 复微笑:等不上你的回信,我入梦了。心轻松了,梦跑远了,什么都没有梦见,也没了追的目标,死心塌地睡了几个小时,很解乏。醒来见信,不想再睡了。 9点多,微笑来信: 上午好大哥哥。我刚醒来,哪里像你,又是夜猫子,又是打鸣鸡。此时你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吗?还是又去云游四方了?你的那份潇洒浪漫,微笑是何等羡慕呀! 复微笑:妹妹不潇洒吗?有宝贝陪玩到子夜,太阳晒着那个了还做着美梦,不神仙么! 正跟几个同事和朋友在一起吃午饭,微笑来了信息: 哥们好!和大小宝贝女友在家包饺子,忙了一个上午。女儿三十号正式开学。哥哥那样潇洒自由,是否挣钱很容易?有何绝招?教妹点点,别让妹饿扁肚子好不好? 我告诉她正在跟朋友吃饭。 饭后,给微笑:微笑好!你的宝贝们好!我吃过饭了,下午不做事,跟妹妹乐个忘乎所以。我就这么自由,这么潇洒。微笑说,怎么玩? 微笑:怎么玩?好办呀,驮上微笑去光彩玩它个痛快……可以吗大哥哥?……哈哈,恐怕哥哥要哭着鼻子回家了。 微笑又疯起来。就跟她疯吧,我要再深一些触摸她的内心感受,对钱的感受,对情和爱的感受。 复微笑:我哭鼻子不允许吗?我回家不可以吗?驮微笑不行,谁知道是一块几吨重的大老肥?——哎,光彩是什么?购物广场?娱乐城?上次你就说到过光彩。 微笑:微笑不重,才百十斤驮得动的,不许哭鼻子喊累。光彩是大型服饰购物广场,是20岁左右孩子的购物天地。还你一次童真不好吗?换了别人,我还不陪呢。 复微笑:是在郑州吗?还是在周口?我还没听说过。去摩登女郎服饰中心,可是要玩钱的呀。就让驮你的脚力免了,别的可没啥优惠,玩得起吗?只想当保姆的微笑,能挣多少钱啊! 微笑:傻瓜哥哥,金博大对面不就是光彩吗?那里的服饰比银基商贸城的还要便宜。还有那里的小吃都是很可口的呀。你为什么老把问题想得那么复杂呢?简单些吧。 复微笑:那好,我就去光彩光彩。驮着微笑,妹妹快乐,哥哥精神。但要莲怎么办呢?想着她醋泪滴落的样子,我好害怕哦! 微笑又暂停了。这次我不猜想是气恼了她,一定有什么事情去做了。正好有位同事发信过来,回回复复,填补了这段时间空闲。 给微笑:晚上好。为何不回信了?又生气了不是?就为我说怕你嫂嫂的醋泪吗? 微笑:晚上好。微笑是哥哥的小妹,嫂嫂会吃哪门子醋呢?别逗了,莲子才不会像你那样小心眼、小气鬼呢,莲子会说,玩去吧,别把您哥给丢了。 复微笑:可是,驮着微笑算哪国风情呢?在郑州,最热恋的青年男女,大街上,公园里,也才不过是勾着脖子抱着腰啊…… 这条信息发出后,等得时间不短。我坐在金水河畔,想象着微笑的尴尬。可不是有点过分了嘛,女人就那么一层纱罩着,怎能…… 微笑来信了。 微笑:美得你哟,你以为是驮个大活人微笑呀,是让你帮微笑驮着我的小宠物布蚂蚁呀。微笑还要闲出手来吃那些看着就眼馋的小吃呀,要不,你抢吃完了怎么办? 哈哈,微笑害羞了,也学会编故事自我解窘脱困了。微笑没有烦恼,情绪还挺好的。索性再逗她一逗,随即给她发信: 半天,怎么才编出一个大布蚂蚁嘛,不幽默。就是驮微笑怎么啦?不兴么!哥哥和妹妹,怎样都很美。还害羞呀?跟我开玩笑,我能叫你玩得做梦也心跳不止。怕不怕?那天来吧,我们怎样买单都行——jy、jj、yy,当然我最希望yy了。 很长时间没来回信。J和y分别是我和她的名字的第一个拼音字母,微笑不会不知道。即使不清楚,也决不会为这而生气罢聊。但一直不来回信,我觉得莫名其妙。 到23点05分,微笑复信过来了: 求你别生气,只能道声晚安。小小宝贝不让聊天。她正在小解。抱歉哥哥……你先忙着。 我好一阵幸福的心跳,因为读出来了“小偷”的心态。微笑今夜“做贼”投入,又被盯着,挡着,碍着手脚,能不惊心动魄吗!男人和女人,一旦有了“偷”的感受,无论“偷”和“被偷”,都会有妙不可言的怦怦心跳。 到1点22分,我正混盹着,手机信息提示铃响了。 微笑:嗨,进入哪个梦州了哥们!微笑又有自由了!可惜太晚了,还是想给爬格子夜猫子发个信息,报个平安。 我睡意顿消,知道微笑也正情绪好着,就想进一步探探她的秘密。 复微笑:微笑妹妹,你好复杂。现在不乏吗?我真想说说你呢,可以不? 微笑:可以,你尽管说。微笑不复杂,只是过去没太多时间陪她们玩,现在被要求变本加利还罢了。日后也许又没空了。 复微笑:微笑妹妹好可怜。你什么时候才能活个“自我呢”? 微笑:我本身就没有“自我”,活着的只是躯壳。但支撑我的唯一信念就是把孩子供养成人。既生她,别废她…… 复微笑:现在你是否觉得没拘束,敢做人了?我跟你怎样说都可以吗?你什么都敢跟我说吗? 微笑:可以……请讲…… 问微笑:大小宝贝、小小宝贝是否都是女性?有男性吗?照实说,我不怪妹妹。 这条信息发出去已到2点,微笑没有回复。 早起,我发去一条信息,调侃微笑: 特别通告:今天太阳放假了!微笑和她的宝贝们可以睡到月亮出来又出来。 到8点45分,微笑来了信息,是一首快活歌谣: 日出东山落西山。 喜也一天愁也一天。 遇事别钻牛角尖, 人也舒坦心也舒坦。 常和知己聊聊天, 不是神仙胜似神仙。 幽默,聪明,智慧,俏皮,逗人。我真的笑出了声,笑了一回又一回。这条信息,好像什么都传过来了。 复微笑:我很心笑了几阵子,谢谢微笑让我年轻了许多。我把它锁进手机里了,我要—— 常调出看看, 调出看看, 看看微笑多么俏皮, 活得多么仙。 哥哥睡醒了, 不钻牛角尖。 傻呵呵地过日月, 别人都不烦。 妹妹也不烦, 微笑烦不烦? 这条信息是我的得意之作。我就是要朦朦胧胧回复给微笑,告诉她什么都清楚了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 大概微笑很不安起来,立刻回来信息: 大小宝贝、小小宝贝都是女性。照实说,我不会把男性带进家来留宿吧!哥哥提出的问题让妹好揣摩了一阵。哥哥寓意太多,怀疑太多。微笑苦中作乐的心情你又怎解? 既上险径,想不觅盛景也不可能了。我传信过去: 笑话。笑话不能当真,但是,笑话里面有乐趣,有学问。让哥吃点饭,咱聊男人女人好不好? 喝碗鸡蛋茶,我又发信过去,先来了一个大张声势: 上午好!微笑你知道吗?哥哥为你叫好呢。为微笑性严格自律叫好!为微笑性开放一点叫好!妹妹愿意听我说说为什么吗?白天有时间吗? 微笑立刻回来信息: 是否吃了个肚儿圆!哥哥怎么那么多为什么呀?说来听听,微笑愿意接受哥哥指点迷津。 复微笑:那好,我就斗胆放言了。谬误还等批判,这不是谦虚,是科学精神,科学精神的强大就是批判。但还是开题即收啊,短信没法展开的。分床十三年啊,我听了是什么感觉?心惊肉跳!妹妹能空帏守贞是传统美德,这需要多么巨大,多么顽强的精神支撑!神圣也很难做好的,妹妹做好了,哥哥能不叫好么! 微笑:又在挖苦讽刺妹妹。不是完全没有,为尽义务每月还是有那么短暂一次的。这样不是很好吗,看微笑的精神多么的自由,二十四小时可随意聊天,他又不知。 复微笑:好,妹妹批判了,尽管还是羞羞答答,懦懦弱弱,很怕破哥哥面子的批判,我也十分鼓舞。暂且记住,我很在意“为尽义务”。再说第二个叫好——微笑刚刚的信息以前我不知道啊——性封锁是极端残忍的自戕。在不堕落,不卖淫,不危害他人和社会的前提下,让苛尔蒙正常释放能健康生活。我为什么不叫好! 微笑:又在笑话微笑。 复微笑:抗议立刻过来了。我可领教过妹妹的厉害了,还是识趣早上栓破烂大口吧。我让报复,你笑话挖苦讽刺哥哥吧。这样扯平好不好? 微笑:其实你所言都是诚实话,我无一辩驳。说真的,我和他一次都不想有,但毕竟是他的妻。其实我们这样都很痛苦,很无奈,但为了面子和孩子,不得不这样维持着。 我觉得可以了,必须适可而止。 给微笑:我有话说,说不完的。只要微笑愿听,我就一直叨叨。但哥哥累了,妹妹怎样领我休闲? 微笑:夜猫子也有累的时候呀,好吧,微笑就领哥哥去休闲浴室,让哥哥泡个花瓣澡。然后再找个松骨踩背小服务生帮哥哥放松一下,然后再悠闲自得地数落微笑,好吗傻大哥? 复微笑:那得多少钱呀,消费不起。再说了,莲肯报销这账单吗? 微笑:不用怕,为了听哥哥叨叨没完,微笑就咬咬牙豁出去了,这一切费用由微笑买单了,只要哥哥高兴。但不可以思想开小差,要不莲子那里妹没法交代…… 复微笑:谢谢我的慷慨妹妹!哥哥就风流风流,也不枉做一回新世纪新潮流的大男人,也不枉交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好聊友。可是,得了爱死病怎么办呢? 微笑:搞搞清楚傻大哥,给你做系列服务的都是男服务生呀!妹妹才不会让哥哥在那样的大染缸里学坏呢。在谈艾变色的年月只,有靠自己的意志和毅力才得以过关的,保全的,难哪! 该收了。但我兴致还高,不识趣的还想洋兴。 给微笑:那我就要举报微笑了,搞假冒伪劣!这算什么花瓣澡哇,都是男性,就是请再高超的专家教授执刀把他们手术成人妖,也没有花香啊。 微笑没有复信,我为自己的过分而脸红心疚。 下午,微笑又发来信息,是一首很美的诗: 风雨的街头, 招牌能挂多久? 唱过的老歌, 你能记得几首? 交过的朋友, 你的生命中知心的有没有? 孤独的时候, 别忘了还有我这样的穷朋友。 复微笑:总是非常动听,微笑送来的歌唱。上午后段时间是不是我扯得低级趣味了?怎么不打招呼就暂停了?哥哥等了几个世纪,多苦哇!叫如何罚你? 微笑不接我的茬,又送来一首小诗: 缘是什么? 不是炽热的如隔三秋的渴望, 不是惊心动魄的相拥相恋。 缘是你回首往事, 小雨中, 一个人跟你走了很长很长的路…… 复微笑:我说呢,为什么会有“路是弯的”老祖宗教训,公园的路特别制作得弯弯曲曲,原来就是特意叫走很长很长啊! 莫名其妙,我脑海里蹦出来“乐极生悲”的成语。刚刚的一幕,太高潮了。高潮过后谢幕的剧作虽不是篇篇相同套路,但大团圆结局总是国人思维的惰性惯势啊。 我看蓝天,白云,流水,绿茵,都有了特别的眷恋之情。清风和娑柳,好像也在依依惜别…… 我想吟诗,吟不出来,只是默默祈祷: 晚一点,再晚一点…… 【(附)中国诗歌网 编者按:小说多以对话方式推动情节发展,作者不妨试着叙述者的角度来写。 编辑:蔡一郎】






(诗词在线提示: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,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)


新华字典_奔驰在线赌场查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_奔驰在线赌场搜索下。  



评论请先登录